格子里的糖

一只渣子。

[喻她]标题什么的根本不会起x


·喻队生快!
·算是古风吧
·HE。
·渣文笔。渣文笔。渣文笔。
以上!

-
她在一家小茶馆当掌柜的许多年了。
只因地处偏僻的缘故,很少有人光临。她辞退了多半杂役,店里更显得冷清,就快要关门歇业了似的。
镇子的春天吹着暖风。大清早她推开门,一眼就看见身着长袍的男子,伸了半个懒腰的样子几乎就僵在那里。
“在下可否讨一杯茶?”那人抿唇一笑,温润如玉。
她怔了怔,忙不迭地点头,把他让进屋里。
他仍笑,眉眼里尽是柔和,“多谢姑娘。”
店里的确很久没有打扫了,四下里皆是积了薄薄的一层尘土。
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实在对不住。这里很久没人来了。”
他倒是不甚在意,“歇歇脚而已,不必劳烦姑娘洒扫。”
“我没有说要打扫啊。”
见他微微一怔,她毫不留情地笑起来,“我说笑的。”
半晌她走回柜台寻了抹布,仔细地抹净他眼前的桌凳。
他意识到自己被整了,有些无奈,但仍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,“麻烦了。”
她亲自去沏了茶,替他斟满。
随意地在他旁边的长凳上坐下,开始打量这个客人——反正平日不拘管了,而且他似乎也不像是会介意的样子。
这人一副略显怪异的打扮,一身白色的长袍齐踝,兜帽垂在后面,领口坠了一颗六角星。他生的很白,眉眼柔和,嘴唇笑的时候微微上扬,如水,四月的水。
若不看这一身装扮,定然会被以为是富家公子吧。
“公子似乎不像是本镇人?”她有些好奇。
“是,在下只是过路。”
她点点头,若有所思。
“那么,公子是……做什么的呢?”又扫了一眼他这一身行头,犹豫片刻才问。
“嗯,江湖术士而已。”他一副了然的模样。
算命的啊。她在心里暗笑。这斯文文的样子可不像啊。

这人还真是喝了一壶茶便离开了,临走前再三谢过。
她想,如此谦谦君子,还真想象不出他掐指算命的样子。

他第二次来这家茶馆时,她还略有讶异。
他仍是那副行头,纤尘不染,水墨画中渲染的柔和。
她还是将他请进来,这一次沏的是封存已久的龙井。
他笑着谢过,半晌沉吟。“姑娘这店似乎甚是冷清。”
“啊,习惯了也就好啦。”她弯起眼,“其实也还好,父亲生前留下了些许家产,我还不至于饿死。”
他听到“生前”时蹙了蹙眉,“实在抱歉,是在下冒犯了。”
“没有啊,我都习惯了。一个人也挺好的。”她摊摊手。
许久无话,她透过半开的窗眺望。
窗外的树叶被染成红褐色,洋洋洒洒地落下。
一叶知秋。
“那么,敢问阁下尊姓大名?”她眯着眼学他的语气,声音里带笑。
他也笑,“在下喻文州。”
江湖相逢,大概都是友人吧。
这一次他还是离开了。临行前,他回头看她,“姑娘,下一次,茶叶少放四片吧。”笑意仍然温和。
她一下子被噎住。
他在她羞恼的目光中低笑。

[TBC]

【微双花】短到不能再短的短文
*第一次发文紧张ing(什么鬼)(是的我无聊)
*私设什么的只是因为我原著还没撸完…(你)
*ooc有
*原创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
*文笔渣。文笔渣。文笔渣。
*…我知道我太啰嗦了…
*最后请多多谅解吧!以上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在还未出道的时候,他也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喜欢荣耀的男孩,固守着自己在网游中的一片世界。
有一次,一场不算意外的厮杀中,张佳乐遇见了那个人。
“喂,技术不错啊,要不要一起来个组合?”
血衣的狂剑士就那样傲气地站在夕阳的光辉里,张佳乐也许是忽然想不出什么理由去拒绝,不自知地应了下来。
再后来,名为繁花血景的组合一战成名。
他在自己所爱的战队里成为了核心,带领战队一步一步地向着那最高的荣耀进发。
他们在最终的舞台上淋漓尽致地表演。繁花中,血光中,每个人都奋不顾身地追逐着梦想。
可是,就差了那么一点。
亚军。
张佳乐站在领奖台下,身边是垂头丧气的队友。他偶然间的一瞥,却对上了那人的眼睛。
仍旧那样,狂傲、不羁、自信。
张佳乐笑了笑,忽然觉得这都没有什么。
那之后,他们继续努力着,一刻不停地前行。即使总是只差一步之遥,但他坚信,总有一天那份荣耀是属于他们的。
张佳乐对于这份执念太过在意了,所以他怎样也没有想到,那个人因为手伤,中途退役。
繁花仍在,血景却无。
握住鼠标的手不知多少次地发抖,屏幕上的弹药专家晃了晃,手里的瓶子掉落在地上,形成一片烟雾般的错乱。
骤然间的恍惚,仿佛那人只是时空的过客,从来没有真实存在过。
张佳乐开始浑浑噩噩起来,一天天心不在焉地度过。媒体舆论都说,张佳乐倒了,百花倒了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,百花的经理发现这样下去不行。
“他已经走了。”经理这样说。
“我知道。”他答,语气固执。
经理叹了口气,“这是他给你的。”
一张字条,修剪的并不很整齐,字迹是一如既往的潇洒凌乱。
他半晌不语。
“我知道了。”
一字之差,却让人放心下来。
张佳乐接任了队长的职务,继续在比赛中前行。几番周折,百花最终还是败在最后的关头,像是被从峰顶毫不留情地推下去。
没有了那道血光,繁花终究只是遮掩。
张佳乐忽然觉得,自己应该彻底重新开始。
第七赛季,张佳乐退役。
第九赛季,张佳乐复出,加入霸图战队。
粉丝的质疑和咒骂声中,他就那样决然地离开了。
后面的战斗中,张佳乐的出场总会伴随着嘘声。他忍受着内心巨大的煎熬,繁花一遍一遍地盛开在霸图的战场上。
输了,没关系,还可以再来。
后来的一场霸图对阵百花,他仍旧坚决,丝毫没有手软。
很多人说他太冷血了,对他一手创建的战队竟然没有丝毫感情。
可是,又有谁能真正理解他呢?
张佳乐从没有改变什么。他从来没有带着任何功利色彩。自始至终,他都是跟随着自己的内心。而那里,有着属于他的荣耀。
弹药专家一如既往地丢着烟雾弹,这一次掩护的是自己的攻击。
旁人会经常不解,为什么他这么执着于夺得那第一的名次。
张佳乐只是笑一笑。
很少的时候,他也会对着屏幕,对着屏幕里的角色,轻声回答。
“貌似是承诺了某个家伙一个冠军啊…”

------孙哲平,我早晚会证明给你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感谢观看(☆_☆)